亚博网站链接


疫情扰乱亚洲多地港口,物流乱局下欧美玩具商提前开打圣诞备货战 | 供应链咨询案例和论丛 物流供应链咨询 智慧物流产业园区咨询

佚名 来自:一财网 点击:

疫情扰乱亚洲多地港口,物流乱局下欧美玩具商提前开打圣诞备货战

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物流领域的乱象在明年也难见好转。

由于汇聚了多个重要的节日,每年的下半年都是欧美的消费旺季。商家也往往会赶在第三季度时备足货源,等待年终的消费狂欢。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焦虑已弥漫整个圣诞节,一些零售商担心,在史无前例的网购热潮中,诸如UPS、FedEx等物流公司能否顶住压力,将包裹准时运送到客户手上,好在最后被证明是虚惊一场。

port-spencer-davis-4353558.jpg

今年的秋冬季,这一幕会重现吗?

“买圣诞礼物要趁早。”这是纽约玩具店老板伊莎易科(Judy Ishayik)多年来一直和顾客分享的“忠告”。今年,他甚至心急地劝来店的顾客,“9月就赶紧把圣诞节礼物囤好吧。”

自去年疫情暴发以来,全球物流乱局的影响已不断发酵,货品短缺、运输延迟、价格激增……已成为全球玩具店主和制造商的心头大患。

而今年欧美的商家们在担心物流的同时,又要为库存捏把汗。因为,自去年下半年起,疫情导致的海运乱象不断发酵。力避在消费旺季时出现零库存的尴尬,已成为商家们的当务之急。

作为当前全球贸易重要的输出地,在以视频方式举办的第八届中日韩运输与物流部长会议上,中日韩三方交通物流部门的负责人以《联合声明》的方式呼吁推动建立有韧性的物流网络;促进物流数字化转型,构建无缝物流体系;发展环境友好型物流,促进可持续发展。

玩具商焦虑

伊莎易科在曼哈顿地区经营着一家名为Mary Arnold Toys的玩具店,这家玩具店已有90多年的历史。步入这家玩具店,乍一看,货架上各种玩具琳琅满目,但走进地下室的仓库里面却空空如也。

伊莎易科当前的经历,正如那些希望回归疫情前正常生活的其他行业人士一样,不得不去适应疫情给生计带来的冲击,努力填补供应链上的短缺。

市场研究公司NPD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家庭的洋娃娃、积木玩具、棋类游戏的采购量与2019年相比,激增了16%。

作为全球变形金刚及经典棋盘类游戏(比如大富翁等)的制造商,世界著名玩具商孩之宝(Hasbro)早已意识到这一问题。孩之宝的首席财务官托马斯(Deborah Thomas)表示,将尽全力确保产品在节日旺季销售中的稳定性。为此,她表示,孩之宝已提前下单,且力争使得货源、港口以及航空承运商尽可能地多元化。

但是,托马斯强调,“先下手为强”也是有代价的——海运运费已比年初翻了三番。她不排除,孩之宝的玩具将在第三季度的销售中提高价格的可能性。

而芭比娃娃的制造商美泰公司(Mattel)也在尽力满足客户的需求。公司CEO克立兹(Ynon Kreiz)称:“是的,的确会有意想不到的供应链挑战,因此很难说未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说,上述玩具行业的跨国巨头有资金有实力在疫情中调整它们的供货网络,玩具行业的小企业显然无法匹敌。

7月底,全美玩具协会(The Toy Association)已启动了一个资源中心,帮助协会中的小企业应对这场航运危机。据协会调研,这场危机将持续至2022年。

该组织在最近给美国会的一封信中写道:“由于在美国销售的玩具中有85%是在海外制造的,公司面临着‘运费激增’的现状。”由于集装箱短缺,“许多成员的产品滞留海外”。

对于像Mary Arnold Toys这样的玩具销售公司来说,即使提前计划并找到替代品,也不能保证能迎接即将到来的销售旺季。

伊莎易科已向乐高订购了价值6万美元的流行套装积木,但由于供应不足,仅收到价值2万美元的商品。他说:“我们已经下了最多的订单,因为所有公司都不能保证它们能在10月、11月及时交付这些玩具。”

此外,美国艾奥瓦州大学物流供应链专家布莱克赫斯特(Jennifer Blackhurst)还指出,全球范围内的“缺芯潮”也会影响电子玩具和电子产品的供应。不过,她依然相信,尽管存在各种瓶颈,今年每家每户圣诞树下依旧有礼物存在。

与会的日本敬爱大学物流领域教授Nemoto Toshinori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航运业来说,假日季节是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需求增加直接导致价格也飙升。

“今年,由于过去一年半来持续的大流行病以及航运业的主要中断,航运业预计依旧深陷混乱和拥挤。3月滞留在苏伊士运河6天的集装箱船,疫情对亚洲多国港口的影响及其对整个集装箱物流业的蝴蝶效应,都可以从集装箱成本的上升中看出。”Nemoto Toshinori说道。

物流乱局何时是尽头?

自去年下半年起,由于欧美多国多施行“宅家抗疫”,导致需求激增。而由于中国率先从疫情中复工复产,来自中国等亚洲的货物源源不断地通过海运发往欧美港口。

一边是疫情导致的全球贸易失衡;另一边,欧美国内的物流也因疫情岌岌可危。当码头的工作人员纷纷“中招”,卡车司机又因为疫情成为稀缺职位时,港口的运作效率直线下滑,出现了来自亚洲的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堆积如山的现状。

但今年以来,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反复,比如在美国,变异病毒的出现又使得全美单日确诊超10万;在亚洲,疫情重燃使得越南、马来西亚的抗疫措施升级。而这两地的港口也是维系亚洲与西方国家海运的重要枢纽。

第一财经记者从追踪全球集装箱流转的平台Contaier xChange获得的数据显示,随着越南、马来西亚等地疫情的日趋严峻,越来越多的港口关闭、生产力下降,集装箱可用指数(CAx)在未来并不乐观。

Contaier xChange的研究显示,越南的疫情失控将会在未来几周进一步加剧本就紧张的集装箱流转,降低集装箱的可用性,从而推高航运价格。其中,Container xChange的数据显示,越南胡志明港口的集装箱(20英尺和40英尺干散货集装箱)均价已从5月的2872美元跳涨至8月的4875美元。中国盐田港(5.380, 0.03, 0.56%)的集装箱均价已从6月的5515美元飙升至15336美元。

作为亚洲主要港口的中国上海港和青岛港(5.610, 0.01, 0.18%)的集装箱价格走势也类似。其中,上海港的集装箱均价已从6月的4468美元上涨至5570美元。同期,青岛港的集装箱均价也从4793美元上涨至5203美元。

Contaier xChange认为,航运界尚未从2021年第二季度的“黑天鹅”事件中恢复,而马上又要面对对供应链产生干扰的新因素。

在欧洲,始于8月初的德铁司机的罢工也对欧陆的供应链产生影响,甚至被视为“欧洲版苏伊士运河危机”再现。而德铁在全德范围内大罢工的理由是“火车司机肩负的责任和其待遇不成正比”,要求加薪。德国工业联合会已表示,德铁司机已持续近1个月的罢工,对化工行业来说,危险品运输受阻;对钢铁工业而言,原材料供应不上;对汽车行业而言,即使零部件到得了,等待出口的汽车也到不了港口,“这场大罢工的影响仍在发酵”。

布莱克赫斯特认为,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物流领域的乱象即使到明年也难有好转的机会。

 

相关服务

我们的客户